咨詢電話

13581973866

報名流程

建議 鏈接 聯系
課程介紹
    您的當前位置:
  • 首頁>
  • 課程介紹

當我們言及“書茶生活”

創始人肖思學專欄 | 當我們言及“書茶生活”

書茶生活  蓮語學堂  6月4日
當我們言及“書茶生活”
作者   肖思學
(蓮語學堂創始人,書茶聯盟發起人)

2004年,從重慶到北京,有幾大箱令我格外牽掛的托運物品,都是書和CD碟,包括一些西哲讀本,民國文人集子,還有一些90年代中國大陸的軟搖滾樂。它們寄托著我的所思所想,蘊含著過去,現在以及未來,我認為它們理應毫發無傷的跟隨我北上。

彼時的我,接近于一個具有批判主義精神的文青,在一家壟斷國企里郁郁寡歡,把大部分時間用于書頁中跋涉,音樂里徜徉。



現在,每當外出旅行,行囊里一定會有書和茶。書依然,而十年一劍,茶在不可或缺的層面上替代了之前定義的音樂。從茶里,聽到了旋律,感知到脈動,它和合了屬于自己的平沙落雁與陽關三疊。我比之前更享受安

靜,純粹,自處與遐思,不覺孤獨。



茶,有很多維度。有的人經由一塊瓷片,一只杯子,邂逅一片茶園,走近茶。有的人,被一杯茶湯感動,認識一個茶人,參加一場茶會,穿上一身素衣,而喜歡上茶。


而我,是在看書喝茶,喝茶看書的場域中,不經意步入了茶的世界,從此,書茶相伴。



盡管當時看的書中并無茶書,壺中的茶有些來路不明,使用的器亦簡樸平實。


茶的清澹,澄明,醇和,甘潤令時空安定,細膩,讓內心篤定,靜思。


茶可以回甘潤澤,是因為它的微苦帶澀,這是覺醒的力量。而閱讀的沉靜清寞,以及合上書頁的豁然開朗,讓我深味跋涉的愉悅。



喜歡看書。至今,閱讀已成為我和自己對話的路徑,也是休息放松的一個方式。目光在字里行間游走,可以清晰聽見自己的心息,安全而專注。這讓我觸摸到生命沉靜而喜悅的質感,以及溫暖清麗的底色。


左書右茶,這些年早已成為了我的一種生活方式。



我出生在四川東部,那里有連綿起伏的緩丘和清澈見底的河流。生長的故地,是一處校園—-我母親的工作單位,這個學校在民國時期叫鳳山書院。校園里有幽靜靈秀的鳳山,以及一條四季流淌不息,水草豐盛的無名

小溪。在身為知識分子的父母,嚴格的軍事化管理下,不經匯報和審核通過,不得離開校園。這是一件多少比較郁悶的事。于是,暮春黃昏,鳳山悠游,成為清寂自在的野放時間;初夏清晨,捉魚抓蝦,是闊達愉悅的

自我探索。烈日下,斜雨中,獨自拓展,東奔西突,釋放灑脫。

我想,這是我喜歡山水的起因,以及內心深處山水精神的溯源。它給予我釋放,舒展,自由,自在。



現在想來甚覺有趣。類似魏晉士族因現實苦悶,將自己放逐山水;元末文人不堪政治高壓,歸隱山林。而并非晚明雅士,因對精致生活的極致追求,而大規模的筑園舉措。


學生時代,關于作家和建筑師的夢想也是在那些土路上,石梯中,圍墻邊,林蔭下萌發的,盡管后來這些兒時的夢想并沒有達成。然而,多年后,這些早年的希翼竟然在茶空間以另一種方式次第花開。


我以文字和課堂來表達自己對于茶以及茶生活的看法與主張;在茶席陳設和茶空間設計中,呈現我心中的山水與光風霽月。



在茶的世界久了,我比之前更理解山水精神。是采菊東籬下,悠然見南山。也是結廬在人境,而無車馬喧。如同在自己的世界,構筑一方山水園林。君子不器,不必隆重,亦無須華麗。一書,一茶,足矣。

讀書,如同拾級登山,逶迤深邃,漸次清明。


喝茶,好比泛舟江面,曠達舒展,靜定生慧。


有書,有茶。入山,臨水。


可居,可游。可行,可望。   



書茶生活,簡單樸實,素凈安寧。


寫意潤澤,山水意境。


如此,甚好。



肖思學 


蓮語學堂創始人,書茶聯盟發起人。


書院茶事美學及書茶生活首倡者。


胆大包天代表什么生肖